2月,老人,马年

马年春运故事多:好人好事“一箩筐”

2019-08-18  分类: 资讯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中新网太原2月10日电 题:马年春运故事多:好人好事“一箩筐”

  作者 任丽娜

  帮走失的5岁女童和七旬老人找到回家的路,急救癫痫病发作的旅客,开导负气离家出走的五旬老人,帮醉酒男子保管财物……马年春运故事多。

  春运期间,只要是旅客和群众的事,太原铁警一律“马上办”,用行动温暖了团圆的旅途,赢得了赞扬,可谓好事“一箩筐”。

  铁路桥下捡来走失5岁女童

  2月10日,10时30分,口泉站派出所民警白敬正在三场对待发车进行检查,忽然听到有微弱的哭声,顺着哭声寻找,看见大桥下蹲着个冻的混身哆嗦的小女孩。白敬急忙上前询问,小女孩不说话,只是哭着喊妈妈。

  白敬将小女孩领回派出所,用热水给小孩洗了手和脸,在伙食团吃了饭,这时小女孩儿才断断续续说今年5岁,母亲叫贺某,在水泥厂住,具体住那里却说不清。担心家人着急,小白带着女孩在水泥厂边走边问,终于在家属区找到了该女孩的奶奶,得到女孩回家的消息,激动的父母拿出300元钱往小白手里塞,被婉言谢绝了。

  旅客癫痫发作民警120联动

  2月5日14时,大同站第二候车室,一位60多岁的老人突然口吐白沫,陪伴老人的两位年轻人急的不知该如何是好,正在巡视的民警徐琼发现后,边了解情况,边用对讲机向派出所汇报。了解得知老人姓王,男,58岁,住大同市白洞矿,因患癫痫准备前往太原治病,没想到等车时就发病了。弄清情况后,派出所迅速和120联动,及时将老人送上救护车。

  老汉负气出走,民警解开心结

  2月5日晚20时,民警小刘在广场安全检查时,发现一位老人(刘某,男,53岁,住大同市南郊区马营村)蜷缩在广场花池角落。小刘问老人去那里,老人开始不理,耐心询问后老人说,在女儿家过年,午饭时和女儿闹矛盾,一气之下出门到了火车站。

  小刘把老人请到温暖的值勤室坐下,一番谈心,见老人心里的疙瘩解开了。小刘急忙电话和其大女儿联系,女儿接到电话后赶到火车站,看到父亲平安无恙,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男子酒醉漏财,乘警妥善保管

  2月3日19时52分,秦皇岛开往临汾2602次列车刚离开唐山站,乘警巡视到5号硬卧车厢时,发现11号下铺躺着一名中年男子,刺鼻的酒味远远就能闻到,明显是喝多了。靠过道铺位边放着一只黑皮包,苹果5S手机在外面露着,乘警想提醒他看好东西,结果连推带喊一点反应都没有,询问列车员得知,旅客从唐山至张家口车票,上来就睡了。

  为了物品安全,乘警会同列车长对包内物品进行清点:人民币8600元、苹果5S手机一部、软中华香烟2条、身份证一个。清点后由乘警保管,并吩咐列车员对该旅客予以照顾,防止发生意外。张家口到站前,乘警终于把男子叫醒了,并将物品清点后交还。旅客不好意思的说自己叫沈某(男,42岁,住湖北省仙桃市郭河镇):“晚上在亲戚家喝多了,上车就睡着了,太谢谢你们了……”。

  老汉初一走失铁警初二送回

  2月1日7时许,天刚蒙蒙亮,阳原站派出所副所长任华带领队员在站场巡视。当来到东货场涵洞时,听见有一个声音:“冷!”顺着声音发现在狭小的涵洞里,一个老汉蜷缩在里边,头上戴着一顶皮帽子,浑身瑟瑟发抖。“大过年的您在这儿干什么?”任华问。“我找不见家了”老汉哆嗦着回答。仁华连忙把老汉搀出来,只见老人满脸煤灰,“你家在那里?”冻迷糊的老人一会儿说住北关,一会儿说东关,孩子叫啥也不知道,细心的仁华从老人上衣口袋找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片,试着打过去,接电话的是老人的儿子。

  儿子说老汉性睢,72岁,住阳原北关坡东,2013年秋煤气中毒后小脑萎缩,记忆力基本丧失。年三十下午走失一次,走的不远很快找见了。初一下午出门后,晚上没回家,已经整整找了一夜了,到铁路上找了,没找见。随后任华开车送老汉回到家,老人的儿子哭着说:“要是没有你们,我父亲的命恐怕都保不住了,你们是我们家的大恩人,谢谢了!”

  一封感谢信

  2月4日,一封感谢信送到了大同站派出所。信中说:2月3日晨,薛某(男、75岁,退休,大同人,现居住北京海淀区永定路70号)一家准备乘座K616次去北京,通过安检仪时,将装有照相机(价值1万余元)、户口本、身份证及1000元现金的包遗失在查危仪旁。警长刘建平捡到后,急忙通知广播寻找失主,正为找不到包着急的薛某听到广播,马上赶来认领。老人激动说:“太感谢你们了!”

  遗忘挎包的报案人

  2月1日7时30分,大同站第二候车室。7807次列车检完票,民警小张发现空荡荡的座椅上有个黑色挎包,询问周围旅客都说不是自己的。小张把包拿回值勤室清点时,一男一女两名旅客从站台跑进值勤室说:“我们报案,丢了个挎包,里面装着两千多块钱和两部手机。”

  小张问了挎包特征后,把捡到的包拿出来说是这个吗?两人激动的一个劲的点头。失主名叫李某(男,41岁,内蒙古乌兰察布市丰镇人),与妻子准备乘7807次列车去侯马,上车了忽然发现挎包没了,又下车来找。经清点包内有人民币2160元,HTC牌和三星手机两部。由于7807次列车已经开出,小张帮助夫妻二人改签了车票。

  查危仪出口的背包

  2月2日7时10分,大同站中厅。民警小程正在进站口组织安检查危,忽然发现三号查危仪出口有一被遗忘的蓝色背包,确认没有危险物品后,小程将包打开,只见里面装着人民币12630元,银行卡五张,车票一张,衣物若干。小程立即通知广播寻找失主,同时通知各岗位民警询问身边旅客。10分钟后,一位姑娘从第一候车室来到值勤室认领背包,面对完璧归赵的背包,姑娘噙着泪花说:“谢谢警察叔叔!”

  原来姑娘姓褚,乘坐火车去张家口看父母,带的东西太多,忘了这个背包,要上车时听见站台民警询问才想起少了一个包。

  短短几天里这么多事,人没事,包找到了,当然值得高兴。不过笔者还是要提醒大家:把自己家的人管好,把自己的东西带好,细心点,多检查几次,虽然有铁警帮忙,但不用帮这个忙最好,你说对吗?(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