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林,孙伟铭,房子

司机撞死人获死刑续:其父曾下跪致歉忍受耳光

2019-08-18  分类: 资讯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疯狂别克案追踪

  一起惨烈的车祸,使4条人命、3个无辜的家庭瞬间破碎。

  ■为了救赎身负罪过的儿子,他下跪致歉,他忍受耳光……

  ■他拉下脸皮,四处借债,甚至打算抵押掉自己借以栖身的房屋。尽管,这并非他的法律责任。

  ■“我要尽我做父亲的职责,把能做的都做了,不管结局如何,我这一生也就没有遗憾了。”

  卖房记

  “事发后,孙伟铭的这套房子有好几次差点都要卖出去了,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始终没有成功。现在,知道孙伟铭这件事的人越来越多,很多想买的人也不愿再买了,所以房子到现在都没有处理掉。”

  赶紧卖掉孙伟铭的房屋,变现后尽快赔偿给受害人。这是孙伟铭出事后,其父孙林最大的想法。

  昨日,孙林再次来到成都,为的就是孙伟铭的这套房子。前天,孙林接到热心邻居的电话,说孙伟铭的房屋要被银行收回,银行已向高新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匆匆赶到高新区法院后,法院告诉孙林,因为之前孙伟铭有连续三期没按时还贷,根据合同约定,银行提出解除合同,要求提前收回贷款,并处分抵押的房屋,以变现后收回余下的16万余元按揭款。

  孙林一听,急了。“房屋一旦拍卖,变现的价值会打折扣。”他恳请法院不要通过拍卖的方式处理此房,希望通过公证委托,由他全权处理此房,让这套房屋卖出好价钱,以尽量多地赔给受害人。法院工作人员也表示,只要在法律框架内,房屋可以不以拍卖的方式处理,建议孙林赶紧找买家。

  “事发后,孙伟铭在成都的这套房子有好几次都要卖出去了,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始终没有成功。”孙林告诉记者,案发后,由于家中没有更多的财产来赔偿,他当时就把孙伟铭的房子委托出售。由于房子的地理位置不错,很多人都有意向来买房,并交了订金。但由于房子在孙伟铭名下,而孙伟铭本人被关押在看守所,公证处的人无法进入看守所为孙伟铭办理委托卖房的手续,所以,房屋出售的手续一直没有办下来。而此后房子被法院查封,被贴了封条,而且越来越多的人得知了孙伟铭这件事,很多想买的人又不愿再买,所以房子到现在都没有处理掉。

  儿子的房屋迟迟卖不掉,他便只好打起了自己的主意―――他决定把他们老两口在重庆的房子变现,抵押出去。“我只有采取抵押的方式”,孙林说,如果直接卖掉,他和妻子就只有流落街头了。

  “但重庆那套房子现在也遇到了问题。”孙林说,银行担心他以后还不起钱,不同意他抵押。

  “没办法,现在只有想法将房屋抵押给个人。”眼看约定的赔偿期限8月25日就要到了,而两套房屋没有一套有进展,孙林非常着急。这时,孙林能想到的筹款办法,就只有拉下脸面,向亲戚朋友借了……

  借钱记

  住得近的,孙林就上门去借;住得远的,他就只好厚起脸皮一遍又一遍地打电话。但孙家的情况摆在那儿,能借给他钱的人很少,即使借,金额也打了不少折扣。

  “我们家之前都在农村,亲戚朋友没有几个富裕的。”孙林说,他是铁路系统的普通工人,每月工资只有1000多元,明年就将退休。老伴多年前就下岗了,在家待了10多年,身体一直不好,没什么收入。女儿在外打工,收入也不高。家中除了现在居住的房子,几乎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因此孙伟铭出事后,家中年长的长辈自发地将关系好的亲戚组织起来,希望大家能伸出援助之手。就这样,内亲纷纷拿出自家的积蓄,最多的给了2万元,最少的也有几千元。但这些钱,与100万元的赔偿款相比,仍无异于杯水车薪。

  “我们家出这个事你们也知道,现在确实有困难,能不能借一点。”

  为了筹集赔偿款,内向、忠厚、要面子的孙林只得拉下脸皮,向更多的亲戚借钱。住得近的,孙林就上门去借;住得远的,他就只好厚起脸皮一遍又一遍地打电话。但孙家的情况摆在那儿,知道他家还不起,所以能借给他钱的人很少,即使能借给他,金额也打了不少折扣。

  “有时向别人借钱,打一个电话是借不到的,要打很多次。”孙林说,在他四处借钱的过程中,大多数亲戚朋友都会或多或少地伸出援助之手,但也有不借的。一次,一个亲戚本来答应过两天就将钱借给他,但过几天再打电话过去时,对方却改口说身体出现问题,需要花钱就医,暂时拿不出来。同样,也有朋友起初答应给一两万,但过几天却只拿出2000元,说家里临时有急事,需要用钱。

  “他们都是工薪阶层,钱都是辛辛苦苦挣来的,我们又确实还不起,我能理解。”

  “每一笔借来的款项,我都将它详细记在一个本子上,记在心里。”说到这儿,孙林再次泣不成声,说日后能还的尽量还,别人的情他要记下来。

  不过,筹钱的过程中,也让孙林收获了很多感动。孙林说,儿子孙伟铭为人义气,在他出事后,他的很多同学朋友都打来电话,想要帮助孙家。

  “有一个孩子,让我很难忘。”孙林说,孙伟铭被一审宣判为死刑后,他的一个同学找上门来,将一个黄金手镯拿给了他。这个黄金镯子,价值上万元,是孙伟铭同学结婚时的婚镯。

  “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们怎么能接受。”说起此事,孙林再度泪流满面。他说,这个手镯对这位同学来说,“是一辈子的纪念啊,我绝对不能随便就把镯子卖了”。

  但筹不齐钱,赔偿不了受害人,救不了儿子,怎么办?孙林时时陷入矛盾之中。

  自责记

  “每天睡觉,我很容易就醒来,一醒来就有无数念头跳进脑海里:还可以到谁家去借钱?房子该怎么办?还可以怎样赔偿受害人?我现在根本感觉不到饿,每天吃饭就像是在完成任务。”

  儿子出事以来,孙林脑海中一直闪现着几个关键词:儿子,汽车,车祸,赔偿……

  惨烈的车祸,4条鲜活的生命就此逝去,1个重伤者至今神志不清,孙伟铭亲手酿下的惨剧,让父亲无法承受。事发后孙林接到电话火速赶到成都。当从报纸上看到车祸的严重程度后,他当场瘫软在地,独自一人在成都火车站外徘徊了一整夜。“这一晚,我一生都忘不了。”见到受害者家属,下跪、道歉,他深知无法抚平受害人家属的伤痛,心甘情愿承受着受害人的打……

  而一纸死刑判决,对孙林来说更无疑是晴天霹雳。“他是我的儿子,我不帮他就没有人帮他了……”从作出死刑判决到现在,孙林夜不能寐,每天晚上只能睡着两三个小时。

  而昨天再次出现在记者面前的孙林,又瘦了一大圈,脸色蜡黄,眉头一直没有舒展开过,两只无神的眼睛下,挂着厚厚的眼袋。“每天睡觉,我很容易就醒来,一醒来就有无数念头不自觉地跳进脑海里:下一个还可以到谁家去借钱?房子的处理下一步该怎么办?还可以怎样赔偿受害人?”这样的念头时时充斥在他的脑海里,使他寝食难安,“我现在根本感觉不到饿,每天吃饭就像是在完成任务。”

  “孙伟铭闯下这样大的祸,作为父亲,我有非常大的责任。”握紧拳头,孙林懊恼地细数着自己的过错。“第一,当天我没有去管他到底喝了多少酒;第二,我不应该让他开车送我们到车站;第三,作为父亲,我没有认真去问过他到底有没有驾照。”

  孙林说,由于孙伟铭的错,给受害人家庭造成了如此大的伤害,他很愧疚。受害人提出的赔偿金额,确实也不过分。孙林说,如果儿子是去杀人放火,他肯定会亲手把他送进监狱,但现在儿子也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他作为父亲,没有理由不帮他。“我给孙伟铭写过信,但对于我现在在外面怎样筹钱,我一个字都没有跟他说,我只希望他在里面好好改造,我帮他赎罪。”

  “你这样四处筹钱、卖房,如果最后的判决结果并没有因此而改变,你就不怕人财两空吗?”

  面对记者的问题,孙林深深埋下了头。“这个我现在根本没有想,我只想尽我最大的努力,给受害者家属以赔偿,为我儿子赎罪。”孙林说,他现在要把能做的都做了,能赔的都赔了,他也就没有遗憾了。

  本报记者 杜雯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http://news.sina.com.cn/s/2009-08-12/033018414367.shtm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