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力,大四,北科大抢银行大学生

北科大抢银行大学生续:大四前一直是优等生

2019-08-18  分类: 资讯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北科大抢银行大学生续:大四前一直是优等生
  黎力的家人挤在深圳郊区的一个出租房的小房间,他们从未对黎力提起家庭的艰难 本报记者翁洹 图

北科大抢银行大学生续:大四前一直是优等生
翻拍的黎力肄业证 图/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

北科大抢银行大学生续:大四前一直是优等生
  8月13日,黎力的家人正收拾东西,准备第二天上北京,等待他的精神鉴定 图/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

  编者按:黎力,一位16岁便从偏远的江西乡村考入北京科技大学的可造之材,在6年的求学漂泊之后,2009年的7月12日,以一种难以想象的犯罪方式,停顿下来。他怀揣一把水果刀和一瓶矿泉水抢劫了校内的中国银行

  无法毕业的现实,疯狂打工的祸患,残酷的循环令他阻挡不了失落的青春。远方贫穷家族的热切期望加重了无地自容,一个谎言又一个谎言,他希望保守自己的秘密,安抚柔弱的父母,却发现任何一句谎言的开始,都将最终把自己拖向无数谎言的深渊。

  8月14日,在被抓获36天之后,黎力精神层面的问题得到警方正视,他与父兄在司法精神鉴定机构见面,哭着说“你们放心,我不会想不开寻短见的”。

  7月12日,一个闷热的午后。北京科技大学巨大的毛泽东塑像背后的教学楼中,延期生黎力正漫无目的地徘徊着。暑期将至,这里的学生已经不多,理化楼里闷热的实验室敞开着大门,药水的味道充斥着楼道,他回到这里,但他已不属于这里了。

  6年求学,黎力最终停下了,甚至还不如当年踏入这所学校,连原点都回不去了。

  如果回望这个16岁就考取北京重点大学的男孩的求学路程,应该可以看到一双来自江西萍乡老区的孜孜不倦的眼睛。这个曾经卑微、贫寒却怀揣梦想、奋斗不息的上进青年,在他本应实现梦想的地方停顿下来,以一种难以想象的方式。

  而要在4天之后,匆匆赶到北京的父兄,从一名完全不认识黎力的老师手中接过一张粗糙的肄业证书时,他们懵了。校方很快对外宣布,由于黎力在5年零9个月的学习时间内,无法完成学业,学校早在6月份已经开会决定他不能毕业。也就是说,从上个月开始,黎力已经与北科大无关了。

  就到此为止了。如果单单从学校轻描淡写的发言中,人们会习惯性地推测出,黎力仅仅是每年北京数百所高校无法正常毕业的一干学生之一,至于原因,说不定是沉迷网络游戏,又或是逃课旷课超过次数,再或是得了什么疑难杂症。但显然,这次远没有那么简单。

  这几年来,这所大学一直平安无事,除了一名学生因为可能的感情问题从楼上跳下之外――在大学里这并不是一件很稀罕的事情。7月12日之后,几乎所有 学生都吃惊地获悉,有位信息工程学院的同学在这一天用一把水果刀和一瓶矿泉水抢劫了校内的中国银行。那就是黎力,一个瘦弱清秀的贫困生。

  午后,天气仍旧闷热,不知作何心情的黎力已经在楼群中徘徊了大约1个半小时,他刚刚抢劫完银行。没人知道这段时间他在想什么,或者为什么不选择立即远遁。

  仅仅间隔了几座楼的后面,为数众多的警察正在搜寻着他,对他们其中的大多数人来说,抢劫银行这种事也仅仅是在电影中接触过,这里毕竟是首都北京。

  又过了一会,也许是想到了什么,黎力决定离开学校。他走向学校西门外的超市。

  再迟钝的同学也终于发现了不同寻常的搜寻行为,人们纷纷观望。刚刚走进学校南门的安俊军――黎力曾经的同屋――看到如此阵仗也是疑惑不已,“出什么事了?”没人能回答他。

   贫困生劫匪

  女生男友要求自己替换为人质,黎力同意了。

  在同学眼中温顺得有些懦弱的黎力走进中国银行时,没人觉察到异样。而他的抢劫方法也没有任何的创意,相熟的同学后来宁愿相信,他当时应该是精神失常了。他们从没见过这样的黎力。

  7月12日中午时分,银行橱窗内的女性职员接过黎力递进的纸条,愣住了。看清纸条上写有“我包中有一个复合型雷管,如不交出10万元钱,就将此处夷为平地”的字眼时,她迟疑了大约两三秒钟,抬头看时,对面是一个面目清秀还略微颤抖的男孩。

  这家中国银行营业点,已经在科大校园里开设了不短的时间,借着地利,几乎包揽了这个学校学生的银行卡业务,黎力的很多同学都拥有一张这家银行的储蓄卡。

  安全的校园,简单的人群,这里的员工从来没遭遇过什么出格的事。女性职员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她没有屈服,悄悄按下了无声报警装置。她没打算把钱交出去,局面僵持了。

  延期生黎力从来不是个固执己见的人,这从所有接触过他的同学的印象中能够归纳得出来,“他不是个牛皮哄哄的人”。如果事发前有谁说黎力会去抢银行,他的同学们大多会说那个人疯了。“抢银行?不可能,他被抢我倒是相信。”一位同班同学如是说。

  但此时的黎力,第一步失败了,却执拗起来。事件如果就此打住,或他选择逃跑,最终的结果可能会好很多。不幸的是,这位男生掏出了一把仅仅价值5元钱 的折叠刀,他挟持了正在一旁取钱的一位女生。女生惊慌失措,咬了他,但没能挣脱。黎力狂躁地拍着柜台,大声要求银行立即把钱放进他带来的塑料袋中,否则就 要伤害人质。折叠刀架在了可怜的女孩的脖子上。

  女孩身旁的男友以及旁边的机械系男生宋永杰立即扑上来试图解救女孩,夺下匕首。瘦弱的黎力根本不堪两个人的拉扯,有人看到他浑身发抖,几乎力所不逮,现场嘈杂起来。为了挽回局面,黎力拿出了一个深棕色的塑料瓶,大声声称里面装有浓硫酸,所有人惊呆了,没人再敢上前。

  此时女生男友要求自己替换为人质,黎力同意了。一位男性银行职员表示愿意交出钱,只要黎力不伤害任何人。有目击者称,此时的贫困生劫匪浑身颤抖,气喘吁吁。

  银行立即开始点钞,按照要求放入塑料袋中。拿到钱的黎力没有再做任何事,他跑了。保安追了上去,因为惧怕硫酸,没能追上。

  抢劫案发生后,人们不明所以。直到黎力被捕,匆匆赶到的家人从黎力的电脑桌面上找到了他的一封遗书,遗书上说:“对我而言活着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死亡也许是一种解脱……我很爱你妈妈……”遗书落款上没有时间。

   起跑线上的差距

  “你知道,就是那个原因,钱嘛。”

  当黎力正在银行内纠缠时,他的父亲老黎还在遥远的深圳路边卖着菠萝,生意时好时坏,全靠天意。虽然妻子说这几天一直都睡不好觉,但老两口谁也没往北京的儿子身上想。

  夫妻俩是1个月前才从江西来到深圳的,与十几个人挤在一个两居室的单元房内。远在北京的小儿子是这个贫苦家庭快乐与骄傲的源泉,而他们的苦难却从未和黎力讲起。

  6年前,当老黎送儿子到北京上学时,瘦小的黎力曾遭到很多人的侧目。两人在科技大学食堂吃饭时,有人过来跟他们开玩笑说:“怎么把这么小的孩子送来 了?”当时只有16岁的黎力身高还不到1米6,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他失去了第一志愿到厦门当国防生的资格,那里学费非常低。而来到北京,年龄最小的黎力 在排学号时很自然地成为了班级最后一个,30号,也就此阴差阳错地一直没能与同班同学住在一个宿舍。“这令他大学四年总是被排除在集体活动之外。孤孤零零 的。”同宿舍的安俊军说。

  哥哥黎诚回忆着童年的生活,甚至还记得弟弟跟着他在一个破庙里读书的情景。这位哥哥初三就辍学打工以支撑家用,目前在深圳的一个娱乐场所里帮老板卖 玩具娃娃,他的收入完全依靠周末里那些疯狂的男女回家前的一念之间。“钱从左手进来,从右手就出去了,家里就是这个情况。”老黎摊着双手,在一次骗局中, 曾经以制贩烟花为生的黎家被骗得见底,全家只能依靠借债度日,骗子反而逍遥法外,“这么多年,黎力全靠他哥哥姐姐在外打工支持,我们什么都帮不上”。

  即便如此,对黎力的投资还是值得的。考入大学之前,黎力一直是同学眼中的天才,“每次都是第一,你都不用猜,他有这个(考重点大学)能力。”一位高 中同学回忆着。除了有一点口吃,黎力在同学眼中是完美的。为了庆祝黎力考上大学,这个清贫的家庭曾经在村里摆了20桌宴席。“黎家小儿子出息了,考去了北 京。”人们四处传诵着。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 http://news.sina.com.cn/s/sd/2009-08-20/121618475855.shtml

相关阅读: